首頁 >行業動態>中國防治荒漠化:把千年沙漠變成“綠洲”

中國防治荒漠化:把千年沙漠變成“綠洲”

發布於:2019-06-18
來源:國家林業和草原局

736808aa45c14fea8f1c409d4012eb5b.jpeg

       6月17日是第25個“世界防治荒漠化與幹旱日”,聯合國確定今年紀念日活動的口號為“共植未來”。我國確定今年紀念日的宣傳主題為“防治土地荒漠化,推動綠色發展”,旨在進一步推進《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》在我國的執行,為聯合國提出的“減貧、糧食保障、水安全以及減緩和適應氣候變化提供堅實基礎”繼續貢獻“中國力量”和“中國智慧”。

  荒漠化是地球的“癌症”

  土地荒漠化也叫土地“沙漠化”。1992年聯合國環境與發展大會對荒漠化的概念作了這樣的定義:荒漠化是由於氣候變化和人類不合理的經濟活動等因素,使幹旱、半幹旱和具有幹旱災害的半濕潤地區的土地發生了退化。土地荒漠化被稱作“地球的癌症”。

  20世紀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,非洲西部撒哈拉地區連年嚴重幹旱,造成空前災難,使國際社會密切關注全球幹旱地區的土地退化。“沙漠化”名詞於是開始流傳開來。

  具體來說,1968年至1974年的幹旱期,造成非洲撒哈拉地區(布基納法索、尼日爾和塞內加爾)奪走了20萬人和數百萬頭牲口的生命。這場旱災持續時間之長、破壞之大,令世界震驚。它產生的長期經濟、社會、政治、環境的影響,引起了人們對荒漠化問題的極大關注。

  為此,在1974年12月17日第29屆聯合國大會通過的“開展防止沙漠化的國際合作”的第3337號特別決議提出“向荒漠化進行鬥爭”的口號。

  1977年8月29日至9月9日,在肯尼亞首都內羅畢召開了首次聯合國沙漠化問題會議,產生了一項全球共同行動的綜合的和協調一致的方案;製定了防治荒漠化的7年期限(1978~1984年)和最後期限(2000年);計劃內容是對各國在防止沙漠化鬥爭中采取共同行動的一整套建議。經1977年12月19日聯合國大會審查後批準並付予實施。

  然而,自那時以來,盡管各國人民都在進行著同荒漠化的抗爭,但荒漠化卻以每年5至7萬平方公裏的速度擴大,相當於愛爾蘭的國土麵積。

  1984年4月,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在內羅畢召開特別會議,審議和評價“七年期限”計劃的執行結果,發現並未取得預期成果。荒漠化問題不但沒有緩和,反而變本加厲。

  對於受荒漠化威脅的人來說,荒漠化意味著他們將失去最基本的生存基礎。在撒哈拉幹旱荒漠區的21個國家中,80年代幹旱高峰期有3500多萬人受到影響,1000多萬人背井離鄉成為“生態難民”。荒漠化給人類帶來貧困和社會動蕩。荒漠化已經不再是一個單純的生態問題,而是在人類麵臨的諸多生態和環境問題中,最為嚴重的災難。

  1992年6月,包括中國在內的100多個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與會、170多個國家派代表參加的巴西裏約環境與發展大會上,荒漠化被列為國際社會優先采取行動的領域。之後,聯合國通過了47/188號決議,成立了“聯合國關於在發生嚴重幹旱和/或荒漠化的國家特別是在非洲防治荒漠的公約”政府間談判委員會。公約談判從1993年5月開始,曆經5次談判,於1994年6月17日完成。”6.17”即為國際社會對防治荒漠化公約達成共識的日子。

  1994年10月14日至15日,在巴黎舉行的《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》(簡稱《公約》)簽字儀式上,我國政府代表簽署了《公約》。

  1994年12月19日,第49屆聯合國大會根據聯大第二委員會(經濟和財政)的建議,通過了49/115號決議,決定從1995年起把每年的6月17日定為“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幹旱日”,旨在進一步提高世界各國人民對防治荒漠化重要性的認識,喚起人們防治荒漠化的責任心和緊迫感。

  1996年6月17日,在第二個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幹旱日,聯合國《公約》秘書處發表公報指出:當前世界荒漠化現象仍在加劇。全球現有12億多人受到荒漠化的直接威脅,其中有1.35億人在短期內有失去土地的危險。荒漠化已經不再是一個單純的生態環境問題,而且演變為經濟問題和社會問題,它給人類帶來貧困和社會不穩定。

  《公約》秘書處當時提供的數據顯示,到1996年為止,全球荒漠化的土地已達到3600萬平方公裏,占到整個地球陸地麵積的1/4,相當於俄羅斯、加拿大、中國和美國國土麵積的總和。全世界受荒漠化影響的國家有100多個,約9億人……

  聯合國網站在發布今年“世界防治荒漠化與幹旱日”活動主題時指出,聯合國預測:“到2025年,將有18億人絕對缺水,世界2/3的人口將處於用水緊張的狀態。”“到2045年,荒漠化將導致近1.35億人無家可歸。”因此,聯合國再次強調《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》的宣言:“現金網決心通過可持續生產和消費,可持續管理自然資源,和及時采取行動應對氣候變化,保護地球免受土地退化的影響,為這一代及後代的子孫造福。”

  我國治理荒漠化的探索

  我國應對自然災害有著4000年的悠久曆史。大禹治水的故事,都江堰水利工程,大體上就可以說明我國曆史上“人與自然”相抗爭的過程。在我國曆史上,由於對土地資源的開發利用,再加上生態變化,導致了洪澇、幹旱、荒漠化等問題的出現。曆史經驗證明,“土地”與“水”的此消彼長,往往會導致農業結構性的振蕩,甚至與土地製度、政權變革關聯一起。

  新中國的治沙之路最早可以追溯至新中國成立初期。當時,針對石家莊以北的正定、新樂等7縣黃沙漫天、風蝕沙埋的境況,林墾部決定在石家莊組建冀西沙荒造林局,並首次提出了“植樹造林,防風治沙,變沙荒為良田和果園”的奮鬥目標。隨後,我國在烏蘭布和沙漠東緣、東北西部沙地及陝北榆林等地,陸續營造了大範圍的防風固沙林。

  分布在我國北方的八大沙漠是:塔克拉瑪幹沙漠、古爾班通古特沙漠、巴丹吉林沙漠、騰格裏沙漠、烏蘭布和沙漠、庫布齊沙漠、柴達木盆地沙漠、庫木塔格沙漠,由於氣候原因,八大沙漠周邊的土地沙漠化與荒漠化更加嚴峻,嚴重影響了北方氣候,甚至造成“沙塵暴”。

  1954年,我國第一個沙漠科學研究站在寧夏中衛建立,麥草方格治沙技術被首次提出,有效阻止了沙漠擴張,保證了包蘭鐵路安全運營,被世界讚譽為“中國魔方”。

  1958年,在當時物資極為匱乏的條件下,國務院成立治沙領導小組,中共中央農村工作部、國務院第七辦公室、國務院科學規劃委員會聯合召開內蒙古、新疆、甘肅、青海、陝西、寧夏6省(區)治沙規劃會議,這是我國召開的首次全國性治沙工作會議,中國科學院治沙隊由此正式成立。6個治沙綜合試驗站相繼設立,我國西北沙區定點試驗研究布局初步形成。

  此後,我國選定了17個典型沙區,根據對同一地點不同時期的陸地衛星影像資料進行分析,也證明了我國荒漠化發展形勢十分嚴峻。毛烏素沙地地處內蒙古、陝西、寧夏交界,麵積約4萬平方公裏,40年間流沙麵積增加了47%,林地麵積減少了76.4%,草地麵積減少了17%。渾善達克沙地南部由於過度放牧和砍柴,短短9年間流沙麵積增加了98.3%,草地麵積減少了28.6%。此外,甘肅民勤綠洲的萎縮,新疆塔裏木河下遊胡楊林和紅柳林的消亡,甘肅阿拉善地區草場退化、梭梭林消失……一係列嚴峻的事實證明,土地荒漠化最終結果大多是沙漠化。

  國家林業局的研究顯示,在我國荒漠化土地中,以大風造成的風蝕荒漠化麵積最大,占了160.7萬平方公裏。據統計,70年代以來,僅土地沙化麵積擴大速度,每年就有2460平方公裏。

  而土地的沙化給大風起沙製造了物質源泉。因此,我國北方地區沙塵暴發生越來越頻繁,且強度大,範圍廣。西北的新疆、甘肅、寧夏先後發生強沙塵暴,華北的北京、河北、山東等地因浮塵與降雨雲係相遇形成“黃泥雨”從天而降。

  統計數據顯示,我國西北地區從公元前3世紀到1949年間,共發生有記載的強沙塵暴70次,平均31年發生一次。而建國以來近50年中,已發生71次。雖然曆史記載與現今氣象觀測在標準上差異較大,但證明沙塵暴現在比過去多得多,是沒有問題的。

  1978年,黨中央、國務院批準啟動三北防護林體係建設工程,決定在我國風沙危害、水土流失嚴重的西北、華北和東北地區建設防護林體係。工程規劃期限為73年,工程區橫跨北方13個省(區、市)的551個縣(旗),總麵積達406.9萬平方公裏,占國土麵積的42.4%。

  1990年至1994年,我國荒漠化第一次監測數據顯示,每年荒漠化增加2460平方公裏;而在2005年至2009年的第四次監測中發現,荒漠化開始減少,每年減少1717平方公裏。

  特別是1991年《水土保持法》頒布實施以來,全國累計有38萬個生產建設項目製定並實施了水土保持方案,防治水土流失麵積超過15萬平方公裏。

  向世界貢獻“中國經驗”

  1994年10月14日至15日,我國正式簽署了《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》(簡稱《公約》)。自此,我國政府進一步加大了荒漠化防治工作力度,采取了一係列行之有效的政策措施。

  1996年起,我國政府進一步強化了全國荒漠化監測體係,這個為我國荒漠化防治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技術支持。第五次監測是在2010至2014年期間,沙化土地以每年1980平方公裏速度縮減,荒漠化土地是以每年2424平方公裏的速度縮減。

  2002年1月1日,我國《防沙治沙法》開始施行,這也是世界上第一部《防沙治沙法》,標誌著我國防沙治沙工作從此步人法治軌道,在我國防沙治沙史上具有裏程碑意義。

  與此同時,我國還出台了《森林法》《草原法》《環境影響評價法》等法律。通過依法防治,依法打擊破壞沙區各種犯罪行為,對加強沙區植被和資源的保護起到積極作用。

  來自2015年的數據顯示,經過10年的不懈努力,我國完成水土流失綜合防治麵積7.4萬平方千米;其中;綜合治理5.4萬平方公裏,生態修複2萬平方千米,坡改梯400萬畝,建設生態清潔型小流域300多條。新增實施水土流失地區封育保護麵積2.0萬平方公裏。

  2016年,我國《岩溶地區石漠化綜合治理工程“十三五”建設規劃》《國家沙漠公園發展規劃(2016-2025))》《沙化土地封禁保護修複製度方案》等一係列重大規劃和製度方案出台,為此後一段時期的荒漠化防治工作提供了基本遵循。

  2017年9月,在我國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市召開的《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》第13次締約方大會,是我國政府承辦的第一個聯合國環境公約大會。習近平主席為大會發來賀信,汪洋副總理出席會議並作重要講話。國家林業局局長張建龍擔任締約方大會主席。大會通過了《公約》2018-2030年戰略框架,發布了《鄂爾多斯宣言》和《全球防治荒漠化青年倡議》,啟動了“一帶一路”荒漠化防治合作機製。中國荒漠化防治成果得到世界廣泛讚譽,中國防治荒漠化經驗被譽為“全球典範”;《中華人民共和國防沙治沙法》榮獲世界未來委員會與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秘書處聯合頒布的“未來政策獎”銀獎。這一切,代表著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生態文明建設和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的重要理念獲得全球認可。

  在這個由190多個國家代表共同起草並向全球發布的《鄂爾多斯宣言》裏,還寫入了作為我國防沙治沙成功實踐典型的“沙漠綠色經濟”庫布其模式。

  庫布其沙漠是距北京最近的沙漠,總麵積為2115.67萬畝,其中流動沙丘799.3萬畝,橫跨內蒙古鄂爾多斯市杭錦旗、達拉特旗和準格爾旗,受影響人口約74萬人。多年前,這片茫茫沙海被冠以“死亡之海”的稱謂,寓意不適宜人類生存和作物生長。在各級政府、沙區群眾和億利資源集團等企業的共同努力下,庫布其成為世界上唯一被整體治理的沙漠,不僅生態資源逐步增長,區域生態明顯改善,沙區經濟不斷發展,而且成功創建了政府政策性支持、企業產業化投資、農牧民市場化參與、技術持續化創新的“沙漠綠色經濟”模式。

  2018年6月14日,在我國陝西省榆林召開的第24個世界防治荒漠化與幹旱日紀念大會上,聯合國副秘書長、《公約》執秘莫妮卡·巴布向發來賀信說,近年來,在中國的支持下,一大批綠色基礎設施在“一帶一路”相關國家拔地而起,這凝聚了中國可持續土地管理的豐富經驗。通過“南南合作”,中國在合理利用土地資源方麵發揮了示範和表率作用,為2030年土地退化零增長目標的實現作出了卓越貢獻。目前,中國是防治荒漠化公約的主席國,希望中國在推動公約履約事業上繼續發揮引領作用,讓中國荒漠化防治的智慧、方案惠及全球。

  2019年2月26日,《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》第13次締約方大會第二次主席團會議在貴陽召開。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執行秘書易卜拉欣·蒂奧在致辭中高度評價了我國在生態文明理念的指引下,積極開拓生態建設事業,特別是防治荒漠化工作,取得了重大成效,並希望中國繼續在全球推廣防治荒漠化的經驗和做法。並對過去我國在荒漠化防治中的實踐和成效表示讚賞,對中國為世界提供的防治經驗表示感謝。

  2019年2月,美國國家航天局研究結果表明,全球從2000年到2017年新增的綠化麵積中,約1/4來自中國,中國貢獻比例居全球首位。